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8頁     陽光晴子
  “我每見你一次,總覺得你出落得更美了?!倍⒆潘?,楚震突然轉移話題。他說的是實話,黑眸里有著贊賞之光。

  哪個女人不喜歡被贊美?尤其是被這種不管走到哪里都會招蜂引蝶的帥哥稱贊時。言恩希聞言果然芳心竊喜,嘴角也微揚,神情全落在他眼里。

  楚震心情甚好的帶著她到附近一家精品店,像是他早已來過般,店經理跟其他服務生都微笑招待,任由他帶著她走到店里面的豪華試衣間。

  “穿上?!彼桓患忻嫦庾甑陌咨±穹?。

  她困惑的看著他。這禮服剪裁大方,質感精致,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而她要穿上它的三圍尺寸……他很了解,幾年前已經當眾吼出來過了。

  “這禮服很正式耶,有什么事嗎?”她總覺得有點奇怪。

  “吃飯?!彼凍穌氳陌籽牢⑿λ?。

  “吃飯?”

  “對,吃個飯而已?!?br />
 ?。?br />
  這叫“吃個飯而已”?!

  近三、四百名的賓客幾乎塞爆了她父母在陽明山的別墅,不管室內還是戶外車坪,都綴滿了鮮花與心型汽球,甚至還有管弦樂隊現場伴奏。而架起的拱形玫瑰花架最前方,也備有三層鮮奶油蛋糕及香檳杯塔,整個場面搞得浪漫又熱鬧。

  賓客們在美酒佳肴下縱情狂歡,有一半是她家的親朋好友,而這等大陣仗……

  全是為了她跟楚震的訂婚?!

  難怪,她明明三天前就要回臺灣,父母卻要她今天再回來,一回來,又要她約小朱去喝咖啡——

  她完完全全被蒙在鼓里,這根本是圈套……不對,她根本就是被設計了!

  怪不得她一直覺得這件小禮服很貴重,上面鑲滿了碎鉆,對不喜歡穿戴飾品的她來說,這件禮服用來訂婚穿正好顯得典雅不寒酸,在這個重要場合也一致贏得眾人的贊賞。

  至于楚震,他的穿著也是有玄機的,方才的白色襯衫扣好,袖于拉平,再戴了條古馳領帶、套上同品牌的鐵灰色西裝,就成了一身正式的宴客服。

  合身的剪裁襯托出他挺拔的身材,再加上那張出色的臉上還掛著迷死人的溫柔笑容,頓時一大堆恭喜聲在她耳畔響起,說她多幸福又有多幸福,挑的丈夫是極品中的極品,夫家開設的投顧集團日進斗金,她可成了總裁夫人了……

  是真的很幸福嗎?她不知道,目前她只有咬牙微笑的份。

  因為她的腰正被某人緊緊扣著,迫使她跟著他的步伐,一一與前來道賀的賓客們寒喧致意。就連他遠在巴黎的父母也出席了,害她在眾人的笑鬧聲中,結結巴巴的喊了一聲“媽咪”與“爹地”。

  而她父母,更是在驚怒交加的她好不容易覷了個空休息后,將她拉到房間里,一人一句的替她洗腦——

  “男人都不喜歡有婚姻的羈絆,但楚震完全不同?!?br />
  “就是。男人做生意都要應酬,可他除了公開宴會外,從不進酒家更是滴酒不沾,這樣自律的好男人要到哪里去找?”

  “沒錯,人品好、對你的心也很專一,既然你下知怎么回報他的真心,媽咪就替你拿主意了?!?br />
  “對,這幾年你在國外讀書,他可是代替你在臺灣孝敬我們、噓寒問暖,這樣有心的半子,還是投顧集團的大總裁,爹地為了你,一定要先下手為強?!?br />
  她傻眼,“所以,是爹地跟媽咪主動……”

  “對,是我們主動要你們先訂婚的,反正你也大學畢業了,而他可是追了你五年呢?!?br />
  言恩希呆愣的看著笑呵呵的父母,腦袋完全空白,不可置信地傻掉了。

  最后還是楚震進房來,把她給領了出去,再度面對那些開心得闔不攏嘴的親友們。

  事實上,他們一家三口在房里的談話,他已一字不漏的聽進耳里,是他刻意讓人不把他們的門完全關緊,不過她的反應,他也不意外。

  “冷不防”這三個字是對付她的不二法門,也是他這幾年得到的結論,他相信她對自己是心動的,只是她實在太理智,所以,他有點黏又不要太黏,冷不防的出現在她周遭,讓她的理性來不及凌駕在感性上,他就能一步步攻占她的心房。

  當然,他不會傻得向她承認,是他先有意無意向她父母提及自己有點想放棄這段感情,因為她一直不愿正面回應他的情感,怕再這樣下去,也許他會成了她追求幸福的阻礙——

  當他這么一說,兩老當然急了,便作主要他們先訂婚,這就是他的目的。

  對付“習慣性逆來順受”的她,他坦承自己心機的確很重。

  “我有一種被拐了的感覺,像被自己的父母出賣了?!?br />
  在兩人走到長長的玫瑰花架下時,她終于小聲的向他埋怨,而兩旁則坐滿了等待觀禮的親朋好友。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可以宣布不訂婚,但這樣一來,伯父、伯母可能會沒面子?!?br />
  他這話說來合情合理,考量到的也是她父母的面子,偏偏她更知道他們多愛面子……落在這樣的陷阱里,她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不用了,但婚期由我決定,你知道我想工作的?!毖遠饗C靼鬃約褐荒鼙桓涎甲由霞芰?,但至少她還想保有多幾年自由。

  “我知道了?!背鷙槁雎齙幕卮?。

  這時,兩人已走到玫瑰花架搭起的小舞臺上,在眾人的歡呼聲中,他緩緩地將戒指戴入她的無名指中。

  這是他人生的第二次婚禮,卻走了五年,總算靠著他超人的毅力跟耐力,再次將深愛的她納入他的生命版圖內。

  言恩希的心卜通卜通狂跳,因為楚震的眼神太深情、太專注,她幾乎要被他這樣的眼神盯到喘不過氣來了。

  直到他的眼睛浮現笑意,她才松了口氣,怎知下一刻他卻立即俯身,以溫熱且堅定的吻攫取她誘人的櫻紅唇瓣。

  終于,縱橫商場的楚震,今生最難纏的Case就這么搞定了!

  他知道她想飛、想感受另一個不同于校園的職場生活——他允許,但得要她帶著另一個身分才能出社會。

  而那個身分就是他的專屬女人,閑人勿近!

  第4章(1)

  五日后——

  臺北東區的商業大樓中,一棟外觀為粉紅色花崗巖的辦公大廈,正是楚震設立的“Frank證券投顧集團”所在位址。

  此際,光線明亮的二十六樓辦公室內,黑白色系的擺設充滿現代簡約的流行品味,黑色長桌上放了一臺電腦,而楚震正盯著螢幕看一則剛收到的伊媚兒,書信內容大約是“臺北喜悅假日酒店”已經錄取了言恩希,以及她學非所用的麻吉好友小朱。

  一雙黑豹般鷥猛的眼眸就像盯著獵物一樣,定定看著螢幕上通知言恩希錄取的資料附本,左上方還有她的履歷表,大頭照里的容顏素凈且甜美,讓楚震看了不自覺微笑。

  在楚震身后,站著好友兼工作伙伴梁力仁,他也看著照片中的言恩希,心里想的是——她被楚震看中,不知是幸或不幸?

  白凈溫文的臉上帶著抹深思,身為好友,他很清楚楚震在面對商場同業間的爾虞我詐及廝殺時,是冷靜得近乎無情,對每期證券的進出場投資,反應更是相當果決。

  因此同樣的,楚震對旗下員工要求也很嚴格,雖然賞罰分明,但連身為高階經理人的自己,有時覺得在他身邊做事壓力極大。

  慶幸的是,楚震是個公私分明的人,在私交方面,他有一群包括他、從高中到大學的多年好友,定期聚會時也還能像當年一樣玩樂,只是不知為何,他卻堅持不再碰酒,理由是不想讓自己再失去某樣重要的東西。

  但當他們這群好友再追問是什么東西時?他就像個悶葫蘆似的不說了。

  做楚震的朋友超過十年,他隱約能猜到原因大概跟恩希有關,所以在看到好友一連五年把休假日全用在收買言家二老及追求恩希,好不容易跟她訂了婚,卻放手讓她出去工作時,他是真的很難理解。

  “恩希應征的是儲備干部,但要從飯店客服開始做起,你不擔心?”他忍不住問。

  “有什么好擔心?”楚震轉身,正對著好友反問。

  “先別管她的同事或頂頭上司如何,她的工作得應付客人,而愈難纏的客人,一些資深員工反而不愿處理,會叫菜鳥去應付……”梁力仁挑高眉,“你不擔心她會遇上什么牛鬼蛇神的奧客嗎?你舍得?”

  “我是舍不得,但我知道……要有舍才有得?!背鶿檔萌魍?,但心在苦笑。

  如果可以,他巴不得把她放在自己視線所及之處,那樣他才能?;に?,不讓她受到任何委屈。

  可他也明白,若他真的這么做,只會讓她喘不過氣來,會讓她更反戚、愈想躲開他,因此,他逼自己要適時的放手,別再緊迫盯人,放長線才能釣到她這條美人魚。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