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5頁     陽光晴子
  對了!他不如打通越洋電話給在法國的父母,問問他們自己跟恩希結婚的事——

  “你什么時候結的婚?你喝醉了?早就跟你說和我們來法國住,你就偏要讀完大學才肯來定居……”

  母親又念了一大串話,但楚震什么也聽不下去了。

  他黯然的結束通話,疲累的嘆口氣,眼眸忽然對上同情地看著他的言恩希。

  此刻,他應該緊緊拽著她東奔西跑,直到找到可以為他做證兩人已是夫妻的證人,可他居然卻步了,就連岳父母家他也不敢再去……

  對了!還有他們的家——

  他深吸口氣,起身走過去定定的看著她,“再跟我去一個地方就好,你可以讓小朱陪著。算我拜托你?!?br />
  言恩希該要拒絕的,但不知怎地,她竟然不忍了,“好,小朱,你跟我去?!?br />
  “恩?!?br />
  由于事情實在太詭異,所以小朱又請了一名攝影師陪同,二男二女就搭上楚震的車來到東區一處鬧中取靜的七樓電梯雅房。

  這里應該是楚震跟言恩?;楹蟛湃胱〉男路?,但很荒謬的是,昨晚明明還有雙人床、浴室里也有一對漱口杯及兩支牙刷、衣櫥里有言恩希的衣物、墻上更有他們的結婚照——如今全都不翼而飛了!

  “到底來看什么呀?”小朱真的是一頭霧水。

  楚震感覺自己仿佛被打了好幾記悶棍,痛得他頭發昏、渾身發疼的坐在椅上。

  “你還好嗎?”看他氣色好差,言恩希忍不住上前去關心。

  “恩希,你的愛心別又泛濫了,別忘了他說你是他妻子?!斃≈炻砩習閹斯?,讓兩人保持安全距離。

  “你以為我神經病,才把她誤認為我的妻子?”楚震真的覺得很冤枉。

  “我猜啊,你是七夕情人節被情人甩了,或被劈腿了深受刺激,對不對?”小朱想了想猜測。

  這確實很有可能,他看來就很優秀,而從學校資料里得知,他也的確大受女生歡迎,一向順遂的人若突然被女友背叛,那就是從云端摔落地面,太受刺激,所以引發精神疾病了……言恩希一邊想,一邊兀自點頭。

  “言恩希!”楚震倏地怒斥道。

  瞧他氣得咬牙切齒,小朱跟攝影師也面露尷尬,她卻還是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又怒氣沖沖?

  還是小朱了解她,小小聲解釋,“言小姐,你剛剛把心里的話都吐出來了?!?br />
  言恩希粉臉立刻漲紅,頓時羞窘的低下頭。她以為自己只是在心里想的說,怎么會……

  “情人節……對了,再去一個地方?!背鶩蝗揮終酒鶘?。

  她馬上搖頭,“我不去了,真的,我今天已經莫名其妙的蹺了課……”

  不去是她說的,她顯然很白目的激怒了他,結果仍舊被強拉出這間冷清的房子塞進轎車中,好在她的左、右護法有跟著來。

  楚震心里存著最后一絲希望,這一次,他們來到一問頗負盛名的花園餐廳。這是他們昨晚應該要約會的地方,但他遲到了,兩人因此錯過,不過名為“杰克”的男服務生一定會認得恩希,是他說她在餐廳里等了他一夜。

  “我沒來過這里?!被肥擁昴諞蝗?,言恩希認真的強調。

  “這位小姐確實沒來過這里?!北喚欣炊災實慕蕓艘彩且謊拇鳶?,一臉的不明所以。

  楚震發火了,“那我呢?你給了我一張千元鈔跟一張寫了字的餐巾紙,那上面是——”該死的!那張餐巾紙他隨手亂塞,好像也扔了。

  “這位先生,我還在上班時間,得回去工作了?!奔坪趺蛔約旱氖鋁?,杰克向他們禮貌的行個禮,就回到工作崗位。

  這太扯了!今天是什么鬼日子?他鬼打墻了嗎?

  爬爬瀏海,他覺得頭好痛。他疲累地撐住頭走出餐廳,跌坐在戶外座位區的椅子上,他真的好累了。

  小朱拉拉言恩希,示意好友趕緊閃人。

  但她卻戚到很不忍心,朝小朱搖搖頭,躊躇半晌后終于開了口,“楚震,你先回去吧,好好睡上一覺,醒來后——”

  “我沒有精神異常,我愛你??!不管你怎么辦到的,這場鬧劇應該夠了吧?”

  他克制不住的朝她咆哮,“這樣的舉止太惡毒了!傷害了你的丈夫,你一點都不內疚?”

  他這一吼,不少人都往這里看,目光還帶著困惑,令言恩希困窘不已,更忍無可忍,“我才覺得你應該鬧夠了!我不認識你,你卻誤認我是你老婆,把我拉來拉去的。我剛剛本來就可以走了,是覺得你太可憐所以才——”

  “我太可憐?”他又吼了出來。

  “是!”她真的被他激怒了,天知道她的好脾氣可是出了名的?!拔宜?,就算你的老婆或女朋友在情人節跟你分手,但分手你就得要這樣搞精神分裂嗎?這世上的女人就只有一個?”

  她見鬼的竟然在教訓他?!

  熊熊怒火在楚震的胸臆問翻騰不已,他氣得站起身來,從齒縫問進出話,“說到底,你就是指我瘋了,再不就是心理受創嚴重,才會在大街上隨便抓了個女生當老婆,是嗎?我楚震豈有這么落魄?若真如此,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你的一切?”

  他火冒三丈的將有關她的一切說出來,包括出生年月日、父母姓名和職業、她喜歡吃面食、喜歡馬卻不敢騎馬、喜歡智利詩人聶魯達的詩等,又說她個性善良聰穎,未來的愿望是想當一家飯店管理人,因為她住飯店的經驗太過美好,每個人都是笑咪咪,她認為那是一個散發著快樂泡泡的地方……連珠炮似的他,最后甚至將她的三圍都大聲報了出來。

  真是羞死人了!這個男人是怎樣?找了征信社調查她?

  言恩希粉臉漲得紅通通,而在一旁的小朱則是徹底呆住。真的是全都中了耶!這個英俊大帥哥好強哦!

  不僅臉紅,言恩希連耳朵都燒紅了,她吞了一口口水,又氣又羞的說:“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有關我的這一切事情,但我都沒有跟你結婚,請你面對事實吧?!彼惹爸皇且蛭醇壑幸斐5鬧醋哦娜?,才跟著他趴趴走的嘛。

  楚震心一凜。她微微冒著火花的眼神十分認真,看他的眼眸也是真的陌生,莫非他果真見鬼了?

  還是……他在婚后對她太疏忽,導致她積的怨氣太深,因此刻意要惡整他,好讓他印象深刻,再也不許忽視她?

  肯定是這樣的,不然,沒理由只有他記得自己跟她結婚了……

  想到這點后,他逼自己情緒和緩下來,不要再像個瘋子。

  “恩希,我跟你道歉?!?br />
  言恩希錯愕的眨了眨眼。他向她道歉?

  楚震一臉真誠地細數起自己的不是,像是老在兩人約會時遲到、霸氣的要她休學、堅持要她在學業未完成前就跟他結婚等。他承認一來是因為他年輕氣盛,二來是他想要獨占她,第三則是因為他知道還有別校的高三及大學男生在追求她,條件都是少東級的,所以他要先下手為強。

  其實,三點歸納起來也不過是同一點——他不要別人有機會搶走她。他確定只有她能撼動他的靈魂,他今生也只要愛她。

  “我承認我太重朋友,也不夠成熟,最最不該的是老要你伺候我那些朋友來家里玩,讓你累得像條狗。我真的會改,拜托你的這個玩笑就到此為止了,好嗎?”她再玩下去,他不知道自己會怎么樣,他的心已開始隱隱作痛,好像因為她真的忘了自己而發疼。

  他還是沒聽懂?還是不肯面對殘酷的事實?

  言恩??醋耪駒謁澈蟮男≈?,小朱的左手正在太陽穴轉圈圈,暗示說他真的頭殼壞去了。

  她感到有些難過,既然他真的精神有問題,再爭論下去也是浪費生命,那么,就只剩最后一個方法了。

  “楚震,我跟著你到那么多地方,請你也陪我去一個地方?!?br />
  小朱一愣,這會兒左右手都在太陽穴邊打圈圈了,她以嘴形無聲跟她說:“你頭殼也壞啦?”

  她朝小朱搖搖頭,神情堅定的看著楚震,“你去嗎?”

  他點頭,“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我都會跟著去?!?br />
  好甜蜜哦……可惜腦袋有問題!小朱繼續以唇語跟好友交談道。

  言恩希好氣又好笑,一行四人又驅車前往她就讀的私立女中,進到她的班上,她將學校的點名簿拿到他手上,上面顯示這兩、三個月來,也就是他口中所謂“結婚了”的這些日子,她天天都有到校上課,一次曠課也沒有。

  看見這項不容做假的證據,楚震倏地跌坐在椅子上,整個人驚痛得如遭電擊。

  教室門窗外,塞滿了一顆又一顆女學生的頭,她們愛慕的眼神、亢奮得嘰嘰喳喳的聲音,更是讓他頭痛火大到想吼人。

  但是他累了,他的胸口窒悶無比,胃部痙攣,他真的心痛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這個世界并沒有時間倒轉,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錯?是老天爺在懲罰他嗎?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