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4頁     陽光晴子
  楚震煩躁的悶聲道:“花被我扔進垃圾桶了,因為我找不到你。事實上,就因急著去找你,花瓣被我甩到差不多掉光了,你若真想要,我再去買一束?!?br />
  唔,果然是情緒焦躁的患者,要不然好好一束花,排隊排得超久才買到,還在花束貴死人的情人節,他怎會就這么扔了?

  怎么辦?她該如何脫身?偷偷瞄了眼四周,學校大門雖不遠但得要過馬路,而且接近上班時間,車流量變多了,橫沖直撞的跑過去也太危險。

  但這附近沒什么店家,都是商業大樓,要沖進去找大樓警衛,她還得爬幾格樓梯,萬一跌倒了呢?

  哎呀!誰教他的雙手還環抱著她,來往行人都特意低頭或繞路而行,好似不想打擾到他們,她求救的眼光自然也沒人瞧見。

  慘了,她又不敢大喊,萬一激怒他,他抱著她往車水馬龍的車陣沖,那可就完了。

  世界很美好,她才十八歲,還不想跟大家說掰掰呢……

  “你到底在找什么?小腦袋又在想什么?”

  楚震可沒忽略她小心翼翼在四周看過來、看過去的骨碌碌眼眸,雖然她如此調皮可愛的神情,在他們近日爭執加劇的情況下,他已經很少見到。

  “你現在的情緒還算穩定嗎?”言恩希努力搜尋自己念過的實例中有什么可以拿來變通的,無奈心愈急,腦袋愈渾沌,什么都想不起來。

  “你在說什么?”他蹙起眉,注意到她看他的眼神竟然閃過一抹害怕。

  “你要不要再確定一下?是不是找錯人了?嘿嘿……”她干笑兩聲。

  他的表情瞬間凝結,臉臭到一個不行,“言恩希,你真的夠了!?”

  完了,他生氣了,不管了——

  “救——”她才要放聲大喊,也試著要掙脫他閃人,怎知他的動作比她更快,一手捂住她嘴巴,一手就將她摟抱得更緊。

  他咬牙切齒的問:“你還沒玩夠?”

  誰跟你玩???“嗯嗯唔……”她試著扯開他的手也想咬他,但他一手搗得緊、另一手抱得緊,她根本動彈不得,只能不停的扭動身子來抗議。

  “你……你真的夠了!好,我認錯了,我們回家好不好?”他知道她年紀雖比自己小,但有想法、有智慧,他們近日的爭執已經太多,他只能認錯。

  回家?言恩希嚇死了,她用自由的左手指指被他捂住的唇,在他放開后,她先喘了口氣,才一臉認真的跟他說:“我不行跟你回家,真的。我不明白你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但我的確不曉得你是誰,而且我還是學生,根本沒結婚?!?br />
  楚震黑眸倏地一瞇,心口的怒火再度沸騰了起來。她一定要這樣跟他胡鬧下去嗎?連“沒結婚”這種話也說得出來

  好啊,要玩是吧?他奉陪!

  “走,我們去找你的超級好朋友小朱,是她當你的伴娘,她一定知道你結婚了沒?!彼擄徒舯?、眼神冒火地說。

  “怎、怎么可能?”她一整個傻眼。怎么連小朱他也知道?

  這不會是哪個同學故意找人開她玩笑吧?可今天又不是愚人節……

  沒一會,眼前這個陌生的英俊男人還真的將她拉到他停在路旁的轎車前,硬是將她塞入車內后,便驅車前往小朱在中山北路工作的婚紗店。

  小朱是一名美容科系的夜校生,白天在婚紗店工讀順便見習,跟言恩?;岜涑珊門笥?,是因為一場由言父贊助的職校美容美發展。家境優渥的恩希跟父親一起出席,而天生熱情活潑的她則是學校選出的主持人,也有參與展覽后的慶祝酒會,兩人年紀相仿又都有想法,一見如故就聊出好交情。

  只是,眼前的這情況,真的很詭異。

  小朱狐疑的看看自己的好友,再看看一臉兇惡的大帥哥,“你說恩希跟你結婚三個月,還休學了,目前只上英文家教課,好應付即將赴美繼續的學業?”

  大帥哥用力點點頭。

  言恩希用力搖頭。

  小朱好奇的眼神再從好友略顯驚惶的小臉,往下移到大帥哥緊緊摟在她腰間的寬厚大掌,最后又將目光移回到她臉上,清楚看到她眼神中的求救訊號。

  大概是遇到瘋子了……唉,說真的,能被這么帥的瘋子纏住,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耶,肯定是因為恩希長得太出色了啦。

  小小年紀皮膚吹彈可破,連個毛細孔都看不到,有一雙翦水明眸不說,還有不必涂口紅就紅潤的小巧櫻唇,哪個男人看到不被煞到?

  這么說來,根本是恩希長得太引人犯罪嘍?

  “小朱!”言恩希瞪著好友。她還慢慢打量她是怎樣?她的腰肯定瘀青了,這男人的手勁好大……

  小朱連忙回神,“呃……這位先生——”

  “是楚震!”

  他簡直氣到要吐血,怎么連小朱也一副“先生你哪位”的樣子?還有這幾個伸長脖子、應該到攝影棚拍照的攝影師,居然也全用陌生的眼神看著他

  該死,他們應該都認識他的!

  “楚先……楚震,呃,雖然你是我見過最帥的男生,但我真的要很殘忍的告訴你,言、恩、希、不、是、你、老、婆?!斃≈煲蛔忠蛔炙檔米終輝?,都快成北京片子了,就怕他沒聽清楚。

  膽敢說不是他已經怒不可遏了,那些婚紗攝影公司的職員還動作一致的猛點頭?!拔腋饗J竊謖飫錙幕檣湊盞摹盟?!你們干么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他氣得臉色鐵青,簡直快要瘋了!

  “是嗎?那我們肯定會掛在櫥窗當廣告啊?!?br />
  “就是,一個這么英俊,一個如此清麗,是絕配耶?!?br />
  現場幾個人你一言我一句,其它人更是點頭附和,可他們還是覺得很奇怪,這男人為什么一定要說自己跟言恩希是夫妻?

  說真的,要不是他看起來太英俊,言行舉止也帶有一股天生的尊貴,他們還真想懷疑他是不是哪根筋秀逗,才會在街上隨便抓個人來當老婆。

  這些人把他視為神經病了嗎?楚震咬著牙,黑眸半瞇地死瞪著被他扣在懷里、哪兒也去不了的言恩希?!澳愣繼綴謎辛聳遣皇??不這樣整我,你消不了氣?沒關系,我有耐心,我陪你玩,玩到你氣消為止?!?br />
  她瞪大了眼,“根本不是……”但她話還沒說完,他已擁著她起身往大門走。

  察覺他想到下一個地方去,她馬上大叫,“他真的認錯人了!我怎么會是他老婆?你們快報警——”

  聽見好友回頭求救,小朱趕緊跑了過去,“你快放開她,不然我們真的要報警了?!?br />
  “對啊,雖然實在舍不得這么帥的男人被警察抓走,不過既然是你無理,我們就不可能袖手旁觀?!?br />
  其他人附和著拿起手機,作勢要報警。

  第2章(2)

  眼看情況失控,楚震馬上放開言恩希,“我找朋友來總行吧?他們可以證明我說的話?!?br />
  大伙這下又迷糊了,畢竟看他神色堅定,也不像瘋子。

  “我是T大經濟學系的學生,也是這一屆的學生會長?!彼缸帕硪徽拋雷由系牡縋?,“你們可以上網到我的臉書或是到學校網站查詢,一定有我的資料?!彼竅胝庋?,他就陪他們玩。

  小朱一聽立即拉著言恩希過去,兩人一屁股坐下后,電腦螢幕畫面很快進到校網站,再進入經濟學系,果然便查到這一屆學生會長楚震的個人相關資料——

  父親是國際知名的建筑大師,母親是腦科醫學權威教授,目前雙親都旅居法國,楚震本人則是學校的風云人物,高中時已是數理資優生,在學校相當活躍,更是許多女學生眼中的白馬王子……

  家世很優耶,一切看來正常,但怎么言行失常?

  一群人全擠在她們身后看著螢幕上的資料,也到臉書瀏覽他的一些生活照和文章,然而怎么看,他都優秀到不像個瘋子。

  就在眾人覺得困惑之際,同一時間,楚震也已連Call幾名好友,要他們到婚紗店來,證明言恩希是他的妻子。但一聽這話,他的好友們不是大笑就是回答他——

  “老兄,愚人節還沒到!”

  “你腦袋有問題哦?你才幾歲,有必要這么早把自己丟進婚姻的墳墓里嗎?”

  “你是昨晚跟我們聚會喝太多了哦?哪時結的婚我怎么不知道?”

  “老婆叫言恩希?結婚三個月了?想整我嗎?別亂了……”

  楚震愈聽愈覺得不對勁。他的朋友們竟然完全不知道恩希?!這太離譜了!胳臂不是該往里彎嗎?他相信他們沒必要、也不可能跟著她一鼻孔出氣……

  砰的一聲,氣惱的他忽然握拳槌桌。

  言恩希被他這大聲一槌嚇得站起來,每個人的視線也隨即從螢幕栘到他身上。

  他看來很生氣,但也有一絲疲憊,頹然地一人坐在沙發上,一邊撥打爭機一邊爬著瀏海,令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俊美瞼孔整個顯露出來。

  楚震喉頭艱澀,看著手機電話簿的號碼。已打了好幾通,都只是白費力氣……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