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4頁     陽光晴子
  那代表的是……

  楚震陡地倒抽一口涼氣。直到此刻他才想起自己受了傷,但他低頭一望,卻看不到身上有任何傷口,只有中槍的部位一按,確實是疼痛不堪。

  “不行,我還不能離開!恩?!野娜?,我還要給她幸福?!彼耐吹陌笏?。

  男人聳聳肩,“這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不過既然你有緣來到我的店,那我可以在我的權限里給你一點福利,讓你少點遺憾?!?br />
  邪魅一笑后,他大手一揮,黑色斗篷揚起,那片電腦墻就這么突然不見,而堅硬的石壁上漸漸似有模糊的身形出現,影像也愈來愈清晰。

  楚震倏地瞪大眼,驚愕的看著眼前像是投影片播放的畫面——

  “恩希!”

  他又驚又喜的喊她,但她似乎沒聽見,神情蒼白,模樣看來很憔悴。

  蹙了下眉,他這才注意到她淚眼婆娑,定定盯視著在病床上的人,可那個虛弱消瘦的男人,竟然就是他自己……

  恩希眼神專注又擔憂,好像怕他會在她的視線里消失。

  “不要離開,楚震,拜托……我們好不容易才相守……我好愛你啊……我是如此如此的深愛著你,你怎么舍得離開我?”

  天啊,他聽得到她的聲音……楚震好激動,看見她在流淚卻逞強的不讓自己哭出聲來。這就是他深愛的女人……

  過沒幾秒,他突然感到窒息,呼吸困難,眼前更是一陣黑,不禁踉蹌的斜靠在那張特別的座椅旁。

  男人走上前,手才一靠近他,他就感到一股力量將他提了上來,眨眼間,他已經在被放平的座椅上躺平。

  “不要太激動,你現在大概只剩幾口氣的時間,省著點用,不然馬上就見佛祖去?!蹦腥慫?。

  他蹙眉,“我以為你說的是上帝?”

  “我不確定你信的是東方的神還是西方的神?!蹦腥慫始?,笑得很無辜。

  楚震凝睇著他,“這會我只想知道哪個神能幫我?我想回到恩希身邊,我要回去。我不會再任由命運扼殺我跟她的幸福,它們該死的已經捉弄我一次了”

  “楚震……楚震……”畫面中,言恩希一次又一次低聲叫著他的名字,無聲的淚水再次淌下。她真的好害怕他離開自己,她不要一個人獨活。求求禰,上帝……

  連她心里的聲音也聽得見,楚震感到心痛不已,呼吸因此更加困難,“我在這里……我在這里,恩?!彼煅實乜醋徘繳匣嬤械乃?。

  無奈她仍聽不見他,只是一逕撫著他無力的手臂,淚流滿面。

  “恩希,別這樣,楚靂知道了也會難過的?!斃≈煨奶鄣慕糜遜齙揭慌砸巫幼?。

  “我不想失去他?!毖遠饗S盟指滄〔園椎牧?,無助的低泣。

  “我也不想失去你,恩希?!背鶘逞譜派艋賾?,但她們沒人能聽見,他只能看著她在小朱的安撫下默默拭淚。

  陽光從窗口灑進病房內,再從一地璀璨慢慢轉變成橘紅色,直至夜暮低垂后,房里的光線才由燈光取代。

  楚震一直靜靜的看著她,看她整日都守在他身邊,在這幾個鐘頭里,他的家人朋友來了又走,只有她依然待在原地不動。且她幾乎不吃東西,僅勉強喝點水,夜深了、疲累了,就趴在他床邊睡,半步也不愿離開。

  接著,天又亮了,日復一日,他像在看紀錄片般的瞧她天天守著自己、跟他說話,要他加油、要他撐住,要他下可以丟下她……

  “去睡一下吧,不然你會倒下去的?!?br />
  這一幕,是言恩希的父母不忍地勸著女兒。

  “是啊,恩希,你這樣是在折磨自己,楚震若是有知的話,相信他也會舍不得的,不希望你這么虐待自己?!背鸕母改敢蒼諞慌勻八?。

  然后,小朱及梁力仁同樣也是一句又一句的安撫,但她就是堅持不走。

  “我一定要陪著他,要讓他知道我一直都在。我在他身邊啊,那么他就會舍不得丟下我了?!毖遠饗:磽憤煅?,閉上了眼,晶瑩的淚水再次泛流。

  楚震離開了座椅,難過得上前想擁抱她,但他什么也碰不著、摸不到,因為一切的影像都是平面的。

  他痛苦的粗嗄輕喚,“恩?!?br />
  “楚震,你一定要加油,一定要……”言恩希低聲哭泣,心念著所愛的男人。

  別哭……他好想拭去她臉上的淚滴,哪怕只有一秒能碰觸到她都好,但他的手在畫面上來回移動,不僅碰不到她,還因為造成了陰影讓他看不清楚她。

  他快瘋了,這是另一場試煉嗎?還是老天爺又再一次的惡作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這里,光陰流逝的速度似乎比平常要快上幾倍,他看著白天黑夜輪流交替,她始終守在病床前看著沉睡不醒的他,不曾、也不愿離去。

  至于那名神秘男人則偶爾消失,偶爾出現,總在帶著一抹深思的神情看著他好一會兒后又消失不見,同樣也是日復一日皆如此。

  楚震心疼的看著墻面上的倩影。恩希明明一日比一日疲累了卻仍硬撐著,一再的為他加油打氣,這一幕幕畫面震撼著他的靈魂,令他感動更激動。他好想再次將她擁入懷中,想好好的再愛她一次,偏偏他什么也下能做!

  不,他做了,他試著喚醒昏迷不醒的自己,但一點用都沒有。

  如今,她跟他看似相距咫尺,卻已是海角天涯。

 ?。?br />
  下雨了。

  病房內,言恩希迷茫的雙眸從雨絲紛飛的窗外,緩緩移回到病床上的楚震。

  斗大的淚珠從她眼角一顆顆潸然滑落,她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他的情況愈來愈糟,昏迷指數仍然只有三,醫生總是朝她搖頭,無言的說著他的情況沒有好轉。

  “楚震,我并不想哭的,我不想讓你擔心、讓你知道我在哭,可是我……嗚嗚嗚……我忍不住了。我哭了,你會不會心疼我?會不會因此就舍下得我,趕快醒過來了?

  “你說過的……你要跟我一起、要一起慢慢變老??!這是你自己說的,不可以不遵守承諾……不可以……嗚嗚嗚……”言恩希雙臂抱著自己,蜷縮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無助的顫抖哭泣。

  還留在城堡內的楚震跟著心一揪,伸手想抱住她,可同樣什么都碰不到——

  “這是兩個空間,你不可能碰得到她?!鄙癯齬礱壞哪腥擻殖魷至?。

  楚震一看到他,立即激動的走近,“我要回到她身邊去。我沒死,我不要留在這里?!彼宰畔肜肟?,但房門四周仿佛有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了他。

  “你出不去是正常的,進了我這家店,沒完成交易是走不了的?!?br />
  男人邪魅一笑。這家伙以為“黑天使”的店名是從何而來?不就是黑心、黑店嘛!但這可怪不了他,誰教來客率實在太低了,他連一個店員都請不起,只好自己偶爾才來看顧一下。

  “好,我們來交易!讓我出去,讓我回到她身邊,我愿意不計任何代價的跟你交易!”楚震氣急敗壞的大叫道。

  男人神情一變,忽然正經無比,“就算是把靈魂賣給惡魔?”

  黑眸倏地一瞇。要他賣了靈魂,那他還是原來的自己嗎?

  見他僵住,男人調侃地低笑,“開玩笑的,我對收集靈魂一點興趣也沒有,倒是覺得收集回憶比較有趣?!被蛐硪蛭舊硎歉雒揮泄サ哪腥?,所以才一再在別人的記憶里試著尋找一些屬于自己回憶的蛛絲馬跡。

  “收集回憶……”楚震蹙眉,腦海突然有個念頭一閃而過,可惜太快消失了,他來不及捕捉。

  “嗯,像她,你口中的恩?!蹦腥俗叩角矯媲?,指指仍淚眼汪汪看著床榻上楚震的言恩希,“她就是在你之前、我的上一個客人,我幫她消除了她不要的記憶,還給她幸??燉??!?br />
  楚震心一震,倒抽了口涼氣……他懂了!

  他激動的大叫,“是五年前的七夕夜對不對?對不對?”

  “對?!?br />
  “可惡!”原來他還冤枉了老天爺!

  楚震氣憤得想揍人,但一個快要見上帝的人有什么力量可以打人?結果他一拳都還沒出去,男人大手一揮,他又乖乖躺回椅上了。

  “冷靜點,那筆交易可也是你情我愿的,只是……我不妨告訴你,因為我是同步在檢視她的回憶,所以我知道她要消除的記憶,全跟你有關?!?br />
  男人雙手環胸,撇嘴又道:“不過在那些浮光掠影的過往一一重現時,她發現她對你的愛比她自己所以為的還要深濃,突然感到不舍跟后悔,而她的猶豫,就讓記憶卡在存取并刪除相關記憶的最后一秒時,當了!”他頗感無奈的指了指原該是電腦墻的地方,“也因為如此,你這個最重要關系人的記憶便來不及消除?!?br />
  第10章(2)

  楚震聽著男人的話,即使非常不可思議,他也要逼自己冷靜地思索前因后果。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