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2頁     陽光晴子
  于是盡管懷疑恩希在他們手上,眾人卻都拿他們沒轍。

  言家二老都快哭死了,小朱也是急得電話不斷,可偏偏這件事不能曝光,以免有些不法分子藉此勒索,徒增辦案的困擾,延誤救人的時機,所以暫時的,這事楚震并沒有告知他在法國的父母。

  梁力仁其實心中也有譜,簡盈吟一定是做了萬全準備才敢動言恩希。但她要的是什么?

  “我要去找簡盈吟?!背鶩蝗淮由撤⑸險酒鶘?,拿了車鑰匙就往外走去。

  “等等,你不會是……”梁力仁追上前去,大概猜出他要做什么了,但是——

  “恩希如果知道了,她會原諒你嗎?”

  “如果我一直沒有找到她,你問的問題根本不會存在?!彼吶暮糜訓募綈?,“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br />
  楚震開車離開公司的辦公大樓,前往簡盈吟位于淡水半山腰的別墅。

  別墅門外,仍然有二十四小時監控的警察,而屋子內外,還有簡盈吟私人雇請的七、八名保鑣。依她的說法,她錢多所以想多請幾個人來?;ぷ約翰⒉環阜?,何況警察把她當人犯監視,萬一哪天找不到罪犯抓她頂罪,那她多冤?

  “你要我,對不對?”他一踏進金碧輝煌的客廳,就開門見山的丟了這句話。

  簡盈吟身上穿著睡袍,顯然已準備就寢。她媚眼帶笑,勾著他的手臂直接往自己臥室去,一邊要待在客廳的保鑣們好好守著,別讓閑雜人來破壞她的好事。

  待房間門一關上,她就迫不及待脫下身上的睡袍,“我就說嘛,一個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久了總會厭的,言恩希是清純沒錯,看來也算美人,但男人只有一個女人是喂不飽的?!?br />
  睡袍褪去后,她身上是一襲薄紗性感睡衣。睡衣內空無一物,完全可見裸裎的妖嬈胴體。她驕傲地向他展現自己誘人的春色,尤其胸前的波濤洶涌,涂著蔻丹的指甲更挑逗地撫著他堅硬的胸膛。

  她相信言恩希在床上絕不是她的對手,因此自信一笑,甚至膽大妄為的將下腹往他的胯下輕輕磨蹭,目光嫵媚地對上他。

  然而,楚震的眼神卻太冷靜,不但無動于衷,而且還帶著點殘酷的輕蔑,令她不由自主心慌起來。

  果真,他倏地一把扣住她不安分的手堅定的扯下來,接著推開她,“不是所有的男人皆是如此?!?br />
  她努力掩飾心中的忐忑,嬌笑道:“不可能,不管是我爸還是我的男人們,甚至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他們的女人都是一個換過一個。只要是美的女人,他們都想去招惹?!?br />
  他黑眸冷冷的瞪著她,“我曉得你心里受過創傷,但凡事該適可而止?!?br />
  “也行,你既然知道我在想什么,那你要了我,我就考慮不再糾纏你?!彼源拋砸暈塹墓椿晷θ菟?。

  “你要的不過是征服,只是咽不下那口氣,并不是真如你所說的有多愛我,這么做有何意義?”楚震雙眉蹙攏,額際青筋暴突,在在都顯示出他有多么生氣。

  他這話一針見血,但她怎么會承認?簡盈吟虛偽的甜蜜微笑道:“我沒有對一個男人心儀那么久——”

  “那是因為你始終沒有擁有我!自重人重,你應該珍惜自己?!?br />
  簡盈吟一怔,氣得身于顫抖,臉色極為難看。他不要她就算了,竟然還出言教訓她。

  為了能得到他,她不在乎不擇手段,但這樣被掐著脖子過日子的時間,實在太漫長了,她已經快沒有耐性再玩下去!

  她突然上前,肆無忌憚的主動抱著他,“好好伺候我,等我高興了,我就把她還給你,也放你自由?!?br />
  楚震黑眸一瞇,進出怒火,“她在哪里?”他粗魯地扣住她的手將她拉開,但她不依,硬是要靠近他,他只好火冒三丈的鉗制住她糾纏的手臂。

  他的力道弄疼了她,但她仍不愿放開他,她就是要他。

  她哼了聲,咬牙警告,“你要是不照做,自然有人會去‘照顧’你的她!”

  “那么。我跟你保證,我會要你以百倍的代價償還!”他冷冽地瞪著她說。

  簡盈吟松開了手,看著他良久,露出詭異的笑容,“好啊?!庇銼?,她突然將房門打開,給那幾個保鑣一個眼神。

  下一秒,燈光驀地被關掉,楚震根本來不及反應,后頸就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昏厥過去。

 ?。?br />
  “楚震、楚震……”

  他聽到有人在叫他,甚至輕輕搖晃著他,他皺起濃眉,掙扎地睜開了眼睛,感覺后頸仍隱隱作痛。

  但在看到身旁的人是誰后,他的表情立刻變得欣喜不已,“恩希!”

  “楚震……”

  相對于他的驚喜交加,言恩希卻笑不出來,因為他也被抓來了。

  她難過的看著他,可由于兩人都被上了手銬,因此無法相擁,只能緊緊相依。

  見狀,一旁的簡盈吟輕啐一聲,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一會楚震稍微往后退,審視著言恩希,卻沒想到在她臉上竟看到已然結痂的指痕,“你打了恩希?!彼統戀納ひ舫瀆吲?,想也沒想的就要沖上前去揍那簡盈吟,速度之快讓眾人都嚇了一跳。

  好在有人及時反應,猛地抓住他的手臂,制止他再撲向前去。

  簡盈吟有點嚇到了,但仍沒有后退,“沒辦法,你的女人很不會說話,我聽不下去就動手了?!彼揮蟹袢?,也沒打算否認。

  “你是第一個讓我動了念想打的女人!”他咬牙怒吼,仿佛真恨不得將她挫骨揚灰。

  她臉色微微一白身子晃了一下。

  “不要……”言恩希忙搖頭,怕他沖動行事。

  “放心,我不會動手,只是打從心眼底瞧不起這個人而已?!?br />
  簡盈吟無所謂地冷笑,說:“瞧不起又如何?至少現在我想怎樣,你們就得怎樣?!?br />
  “我們不會任你擺布的!”言恩希氣憤道。

  “是嗎?信不信……待會你就會勸他,要他好好伺候我,不然,就換我找男人好好來伺候你了……”她壞心眼地一笑。

  楚震眼神陰鶩的瞪著她。

  言恩希則難以置信,“你這可惡的變態!我們才不會跟你玩這種游戲!”

  “誰知道呢?我先讓你們看看貨色。算我善良,給你們一晚好好商量商量?!?br />
  簡盈吟拍拍手,便有好幾名男子自房外走上前來,他們嘿嘿獰笑,有的輕搓雙手發出淫笑,有人則舔著唇,露出一副淫穢的饑渴狀,而這些人是她的那群保鑣。

  言恩希忍不住躲到楚震的身后,嚇得微微顫抖。

  “這樣就怕了?那么,等到他們聯手撕裂你的衣裳、好好享用你時……”簡盈吟故意不把話說完,挑釁地再看向楚震,“你舍得嗎?”不在乎他氣得想殺死她的狠戾目光,她得意的嬌笑走出房間,那幾名保鑣也跟著出去。她有十足把握,楚震絕不會舍得讓言恩希受辱。

  也許他說的對,她的確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愛他,但她真的很嫉妒,嫉妒他們兩人那種相屬的堅定。這種感情她從來不曾擁有,她也不許他們擁有。

  第9章(2)

  房門再度被關上,四周同時安靜下來。

  “很痛吧?”楚震不舍的看著言恩希臉上的傷痕問。

  她搖搖頭,“已經不痛了。你呢?”

  “她不會傷害我,她只想好好的品嘗我?!彼嫘Φ牡?。

  言恩希微微一笑,笑容卻帶著苦澀。他們現在是籠中鳥了,即使他依然有心想逗她,但她顯然也沒心情回應了。

  她咬著下唇,告訴自己不能害怕,偏偏她無法不怕。一想到那些又高又壯的男人,還有他們那充滿淫穢的眼神,她就手腳發軟……

  楚震握著她冰涼的小手,從她微顫的身子感覺得出她在力持鎮定,于是心疼地安撫,“別擔心?!?br />
  她很清楚這是安慰之詞,但有些話她可是非說不可,“你不能因為我,就讓自己變成簡盈吟玩弄泄欲的牛郎,知道嗎?”

  這一點確實令楚震感到備受威脅,因為言恩希的確是他最大的弱點。簡盈吟這一招太狠了,他雖然嘴巴上說得堅定,但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絕對無法忍受看恩希被人欺負。

  簡盈吟根本就是個心理不正常的瘋子,有可能,她會把他們給關到老死……

  “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毖遠饗V萊鶚俏蘇宜嘔岜蛔ダ吹?。

  “飯店的事……你還氣我嗎?”他問。

  她搖搖頭,娓娓道來那天她事后的想法,就怕自己有些話再不說,就沒機會說了,“我不在乎當替身了,真的,只要能守護你、愛著你,我甘之如飴?!?br />
  他無奈地苦笑,“那個女孩就是你,你真的不是替身?!?br />
  “沒關系的,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不介意你用愛她的心來愛我,只要能留在你身邊,只要你相信我,但……”他們的時間可能也不會太多了,她難過的想著。

  楚震定定的看著她,嘆了口氣認真說:“聽著,我知道這很難相信,但你必須相信,你是她,她就是你,我并沒有瘋。事實上,這該死的一切荒謬到難以解釋,可我愛你從未改變,你是唯一的,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你?!?br />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