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1頁     陽光晴子
  “那不一樣?!彼撓鍥蝗萃仔?。

  “哪里不一樣?你為什么對我這么沒信心?你若愛我,應該試著放手讓我自己去飛,當我倦了、累了,還可以回到你懷里休息再出發……一對相知的愛侶不是本該如此?”她真的不明白,只能將心里的疑問一再提出來。

  但楚震聽不下去了,他沒有安全感,她不像他,不知道失去摯愛的滋味,他不愿意、也不要再經歷一次了。

  “我不是沒有信心,我只是害怕再次失去你!”他再也受不了的吼了出來。

  言恩希驀地一怔,瞬間懂了,心也涼了半截。

  她淚眼看向他,喃喃低語,“‘再次’?原來……就算我這么愛你了,可是在你心里,我終究還是那個讓你瘋了似的尋找、不見了的‘她’的替身?這才是你一直努力把我留在你生命軌道里的真相?”她淚如雨下,傷心地問著他。

  “不是這樣——”他十分懊惱,偏偏又拿這問題沒有辦法。

  言恩希轉身往外跑,楚震立即追了上去,她卻又突然止步,令他不由得也停下腳步。

  他知道她在哭,哭得好傷心,纖細的肩膀抖得好厲害。

  “拜托,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以嗎?你放心,我不會做傻事,只是需要一個人平復情緒,況且夜深了,我也無法離開?!彼煅實那肭?。

  他握緊雙手,阻止自己想要伸手將她擁入懷里的沖動。他不想讓她走,怕自己會再次的失去她,但他也了解她此時的情緒太過激動,知道自己不能再逼她。

  “好,我會在房間等你,一直等到你回來。那時我們再好好談談,好嗎?”他難過且心疼地看著她的背影說,希望她能明白他為何放不開手。

  言恩希深吸口氣,拭去淚水緩緩往小木屋外走去。

  她看著漆黑的山林,一棟棟小木屋都點亮了燈光,規畫良好的林蔭步道兩旁也都設了路燈,蟲聲唧唧,秋風微涼,靜寂的氛圍總算讓她激動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下來,也比較能冷靜的思考。

  楚震做了什么壞事嗎?并沒有,他只是?;び?,只是怕丟了她,只是愛得太深……因為,在他心里一直有道未曾愈合的傷口。

  然而她又怎么了?只要他快樂她就快樂嗎?他不過是想為她遮風擋雨,是犯了什么錯?

  沒錯,她應該好好跟他溝通,告訴他,她絕不會像從前的那個“她”突然不見了,而他也得試著學習另一門課程,那就是——相信她。

  過去,他給了她五年的時間,讓她慢慢愛上他,現在,她給他時間,好讓他完全忘了“她”。

  對,這才是她應該要為他做的……

  “你怎么哭了?”

  思緒怔仲間,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她身邊。

  “漢森?”一見到他,她想也沒想的轉身就要定,但他一個箭步擋住了她。

  “別怕,我一點都不想再被揍,所以不必擔心我會對你做不好的事?!焙荷室庹餉此?,眼中卻閃過一道不懷好意的光芒。

  “那就請你離我遠一點?!彼迤鵒晨?,冷冷的道。

  “別這樣嘛,我心情也很差,只是想找個人聊聊。上回我會對你那樣,完全是盈吟逼我的?!彼∷У牧車澳訓寐凍隹嗌納裉?,“我不得不照做,那女人很狠的?!?br />
  她深吸一口氣,耐住性子說:“對不起,我要回去找楚震了,請讓開?!庇銼?,她就準備繞過前方的他離去。

  漢森見狀,微慍地勾起嘴角,“那就不能怪我用強的了!”

  聽見這句話,言恩希心一驚,直覺要往前跑,但來不及了,下一秒他已猛力地一把扣住她的腰,同時間,一塊沾了迷香的手帕便覆住她的口鼻,她掙扎了下,沒幾秒即昏厥在他懷里。

  接著,漢森一彈指,竟有兩人從一旁暗處走出來,拿了一個大布袋將言恩希套了進去,趁著夜色,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她帶走。

  第9章(1)

  好暗……這里是哪里?靜悄悄的,有點可怕……

  言恩希皺著眉頭思索,她才剛從昏睡中蘇醒,腦袋仍渾沌一片。她眨了眨眼,在眼睛適應黑暗后,隱約看得出來自己身在一個房間,而且很寬敞豪華。

  啪的一聲,房內突然變得燈火通明,她忍不住畏光地閉上眼,過了會才再次睜開。很快的,她馬上就驚愕的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椅子上,雙手還被銬上手銬,而在她正前方站著一名女子,背對著她——

  驀地,那名女子轉過身來,赫然是簡盈吟,眼中還帶著奇異難解的光芒,“又見面了?!?br />
  “你在干什么?放開我!”言恩希氣憤的朝她大叫。

  簡盈吟微微一笑,“這里隔音還不壞,就別虐待你的喉嚨了?!?br />
  言恩希不敢置信的瞪著笑靨如花的她。這女人的笑容根本沒有進到眼中,完全不見半絲友善。

  “楚震心里一直有個女人,但他藏得極深,那是個可能跟你長得很像的女人,也就是說,你只是那個女人的替身而已,你知道嗎?”簡盈吟冷冷的看她說。

  “我知道。至少他愛我、我深愛著他,這就夠了?!彼抗餳岫ǖ乇硎?。

  簡盈吟神情一變,顯然被她的無所求給激怒了,猛地沖上前咱地狠狠甩了她一個巴掌?!捌?!女人眼里哪容得了一粒沙子……”

  這一掌力道極大,令言恩希雪白的臉上立即浮現五指印,尖銳的指甲刮過她的皮膚,微微滲出鮮血,疼得她眼泛淚光。

  “你為什么生氣?因為你連替身都不能做嗎?而我,就算只是替身,至少有了我,他就不必像個瘋子似的再去尋找那名早已消失、忘記他的女人?!?br />
  “哼!簡直是笨蛋,你一點自尊都有……”簡盈吟的神情嗤之以鼻。

  “在愛情面前,我的確卑微?!毖遠饗3鮮檔廝?。

  簡盈吟眼一瞇.“萬一那個女人回到他身邊.你豈不是要將他還給她?”

  “如果他真的想要回到她身邊,我會還?!彼尋錳盍?,只要他能快樂,她什么也不在乎。

  簡盈吟一臉兇惡地瞪眼低吼,“不會,我不會讓他回到她身邊的,因為他會是我的。而你……”她望著她,神情益發猙獰,“我又是哪里比不上你?比不上她?我就不信我無法讓楚震來愛我!”她忍不住大聲咆哮道。

  “你瘋了……快把我放開,他會來找我的?!?br />
  “我會讓他找到你,但現在還不是時候,等你成了爛貨,看他還愛不愛你!”

  說完她轉身就走,言恩希倒抽了口涼氣,急忙道:“你回來!簡盈吟!”

  但電燈再度關上,四周又陷入一片漆黑,她隱約聽到門上鎖的聲音,還有一些人細小的談話聲,知道外面還有人守著她,接著,便是汽車引擎漸行漸遠的聲音。

  這里是哪里?簡盈吟又想做什么?一想到那女人離去前說的話,言恩希就感到毛骨悚然。

  淚水滑過臉頰。怎么辦?楚震……他能否找到她?她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

  結果,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白天黑夜交替著,她心中的希望愈來愈渺茫。

  雖然三餐有人送進來,也有人為她松綁讓她方便梳洗,但大多時間,她都是被綁坐在椅子上、也睡在椅于上。

  這樣的日子,到底何時才能結束?

 ?。?br />
  言恩希失蹤十天了,楚震還是找不到她。

  在一日復一日的搜尋未果后,這種心痛的折磨令他終于忍不住胡思亂想——難不成……他又被她丟了、忘了?

  不!這個可能他連想都不愿意想!

  因為失去過,他更珍惜再次擁有她的機會,他全心全意的付出,相信老天爺不會那么狠,再玩一次殘酷的遺忘游戲。

  對,他已如此努力懺悔和改過,沒理由老天爺不感動,還拿他開刀……

  此刻,辦公室內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員工們早就下班了,但楚震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飯店一個人面對滿室的孤寂,他怕自己會亂想。

  梁力仁這幾天也跟著他以公司為家,看著才過十日神色已顯憔悴不堪的好友,不禁感到心疼,“你別擔心,警方已二十四小時派人盯著簡盈吟及漢森。而且你不是也已跟簡盈吟的父親聯系上,中村剛答應會帶人來臺灣親自處理——”

  楚震搖頭,“那是我慌了、亂了才會打的,簡盈吟不是笨蛋,她既然敢把恩希藏起來,就是打死她,她也不會向她父親招認的。她絕對不想變得一無所有?!?br />
  他幾近沮喪的癱靠在沙發上,雙掌覆住臉龐,不敢去想那瘋狂的女人會怎么對付他心愛的人兒?一個女人的嫉妒心很可怕,是他太輕匆了,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這整件事,他們和警方都認為交友單純的恩希若沒有仇人,最有嫌疑的犯人就是簡盈吟,偏偏從他們在馬場遇到她之后,她的作息仍然很正常,上班、下班、晚上到夜店去玩,就連漢森也是看不出破綻。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