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0頁     陽光晴子
  “但我并不想聽?!?br />
  “五分鐘?!奔蠐骱咝α艘簧?,“這事讓我很不甘愿,因此我打了電話去客訴,說你跟楚震就算是未婚夫妻,可飯店是公共場所,而你身上又穿著飯店員工的制服,也得注意言行舉止,不該公開親吻、擁抱、要特權,甚至,出現衣不蔽體的畫面——”

  第8章(2)

  “你簡直胡說!”言恩希生氣地打斷她的話。

  “沒錯,我是胡說。而且我還找人去打客服部的申訴電話,一天至少上百通,就是想把你逼走。但詭異的是,就我私下找人打聽的結果,那些聲音后來全都不了了之?!?br />
  她神情嚴肅的直視她,“你到底想告訴我什么?”

  “言恩希,聽聞熱戀中人都會變得比較笨,你不覺得自己正在享有特權嗎?”

  簡盈吟嘲諷的搖頭,“一個工作不到半年的員工,一次連請兩星期的假也準;客人申訴你的電話那么多,竟然連被叫去‘關照’一次也沒有。既然飯店的經營定向是頂級客源,怎么可能這么不在乎客人的意見?”

  這一點的確匪夷所思,如果她說的一切屬實,飯店里半點流言蜚語也沒有,確實不正常。言恩希一想,心中隱隱感到忐忑。

  “如果我再告訴你,你親愛的未婚夫是用他的財力開了這問飯店來豢養你這只金絲雀,一切是不是就合理多了?你若貴為總裁夫人,誰還敢碎嘴?”

  言恩希臉色丕變,“不可能!”這個假設太可笑了。

  “是嗎?那請你告訴我,為什么那些客服人員電話都接到手軟,也被罵到上火了,看到你卻仍不敢批評也不敢靠你太近,甚至恭敬有禮到不行?”

  經簡盈吟這一提,她才突然想起,這陣子周遭同仁對待她跟小朱的態度,的確有些奇怪,但她們并沒有多心去想,以為只是因為新進人員的關系,大家才不怎么熟。

  所以真有這個可能嗎?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她的身分?

 ?。?br />
  “飯店所有人的資訊只有一個名字。本人從來就不曾現身過,指示都是透過電話直接與飯店副總裁聯系,公司營運資料報告寄到一個指定的固定信箱……”

  再回到餐桌吃飯后,言恩希已食之無味,整個腦海里全是簡盈吟剛剛跟她說的話。但她不想破壞楚震的胃口,便一直忍了下來。

  而回到房間,明明該是浪漫一夜的開始,她卻也無心跟他親熱——

  “怎么了?看來心事重重?”楚震敏感察覺了她的心不在焉。

  “沒有。沒事?!彼程吭謁忱?,聽著他平穩的心跳,有好多好多的事想問他,卻不知從何問起。

  她知道楚震有個習慣,會在晚上十點上線收信,而簡盈吟則會在九點半左右傳送一封信到那個喜悅幕后老板的專用信箱,內容她已經知道了,如果他有收到的話……

  不,不要收到……這不可能吧?這樣算什么?她在心中緊張不安地揣測著,感覺有點快喘不過氣來。

  受不了這種折磨,她決定暫時逃避?!拔?、我想先去洗澡,換掉衣服?!?br />
  “我知道了,我剛好來收信,處理好事情后就可以好好陪你了?!背鷂⑿Φ淖階雷優?,上線收信,不一會卻看到一封很奇怪的信件,內容更是莫名其妙。

  是寄錯了吧?他直接刪除,再簡單回覆其他信件后,才剛關機,言恩希已經沐浴完走出來。

  “你好香?!彼鶘磣囈?,輕撫著她光滑細致的頸肩,唇也跟著吻上她發燙的肌膚。

  她伸手輕推他,“你也去洗,我們再……”她粉臉漲紅,羞得說不下去。

  楚震點頭,忍住想一寸寸品嘗她的渴望,聽話地先往浴室走去。

  深呼吸一口氣,言恩希突然鼓起勇氣發問:“有沒有什么事?我是指你收到的信件……”

  他停下腳步,回頭看她,“沒什么,公司都是一點小事,力仁會處理。其他就是同學們調侃我的話,還有……”

  “還有什么?”她一顆心卜通卜通狂跳,不自覺握緊了拳頭,指甲因太用力而陷入掌心。

  “有封寄錯的信,是一篇有關各種鳥類的報告,上面還有一張金絲雀關在籠子里的照片……你怎么了?臉色怎么突然那么難看?”他說著擔心的走近她。

  “沒有……可能今天太累了?!彼盞攪?。天啊……她臉色蒼白,震驚得無以復加。

  “那你先躺著休息一會?!彼鱟潘醬采咸上?,俯身啄了下她的唇,心疼的揉揉她烏亮的發絲,“我去洗個澡就出來陪你?!?br />
  她勉強擠出一抹笑容回應。

  半晌,楚震從浴室出來,竟見言恩希已換好外出服坐在床上,而她的行李箱則擺放在她腳邊。

  “這是?”他錯愕不解地看著她。

  “我想先離開,冷靜一下,因為……我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的大老板竟然就近在咫尺……你到底打算隱瞞我多久?臺北喜悅假日酒店的總裁——杰克遜先生?!?br />
  楚震臉色倏地一變,怔怔的瞠視著眼眶微紅的她,俊臉上有幾分心慌意亂的狼狽。

  “說話??!”她眼中有晶瑩的淚珠在打轉,盯著他逼問。

  他沉沉的吸了一口氣,力持冷靜的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br />
  “你還想騙我?你不要問我如何知道的,只要告訴我實話,我們是夫妻,我也愛你,我們之間不該有謊言?!?br />
  他看著她堅持知道答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好……對,飯店是我的,但我只是想為你圓夢?!?br />
  居然是真的……言恩希的心都涼了。

  雖然聽見他收到那封簡盈吟隱喻嘲諷的信件,但她內心還是存著一絲希望,期待是哪個地方弄錯了,他并沒有騙她,怎知……

  楚震心急的看著她,趕緊解釋,“你生氣了嗎?我只是想?;つ愣?。在看到簡盈吟后,我執意去當飯店房客、指定你當管家,也是因為我知道她會找你麻煩。如果我連自己深愛的女人都無法?;?,我會恨死自己的?!?br />
  “對,所以不管客服部有多少對我的申訴電話,反正天塌下來,你都替我頂著了?!彼巖災瞇諾匾⊥?,語氣失望又傷心。

  面容一凜,他心中已有底是誰去查出來這些事,但眼前他得先試著得到言恩希的諒解。

  他很清楚狀況,那些客訴電話都是簡盈吟雇人打的,因此當他從飯店副總裁那里得知杜經理打算辭退恩希時,他便不得不抬出自己的身分以及她的準總裁夫人身分,為的就是保住她,并且不讓她深陷流言的漩渦。

  他甚至直接下達了命令,只要有人膽敢在她背后指指點點、品頭論足或在共事時有任何排擠行為,一律辭退。

  “我只是不忍你承受職場上的辛苦與壓力?!?br />
  “然后呢?再讓我平步青云的成為飯店管理人?”見他點頭,她簡直快瘋了,“楚震,不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感激也感恩,可是你不該為我打點好一切,那等于給了我一個籠子!”

  “恩希?”他皺眉,不是很明白她生氣的原因。

  “我知道你把我放在心上,體貼溫柔,什么都希望替我安排得好好的,最好我的人生一路無風也無雨,”她難過地看著他,再度直搖頭,“你如此待我,如果我還埋怨你、厭惡你,恐怕會因為下懂知福惜福而遭天打雷劈吧?但是……我真的無法接受,你為什么對我一點信心都沒有?

  “我長大了,也在國外花了好多的時間學習飯店管理,我想要靠自己去完成夢想。你可以給我力量、給我信心、給我支持,但絕不是像這樣把我蒙在鼓里,讓我像個傀儡似的活在你的掌控中,用無形的絲線來操控我?!?br />
  他否認地搖頭,“不是這樣的——”

  “你是!”她不想哭,可眼淚不爭氣地落了下來,“我很努力,不管是上課或實習,我都想為自己的人生做些什么。我不想只當依附著你的寄生蟲!

  “我謝謝你,謝謝你這么愛我,但這樣的愛在此刻只讓我感到窒息,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她淚眼蒙朧地望著他,“我拜托你給我自由吧,我要離職,我要到別的地方接受挑戰,你不要再介入?!?br />
  楚震臉色愈來愈沉,神情也轉為嚴肅?!安恍?,你不知道社會險惡,因為我太愛你,所以無法冒任何可能會令你受傷或離開我的風險,你明白嗎?”

  “不明白、不明白!”她克制不住地激動,“你看看你自己,多有成就,而我呢?我連自己的夢想都使不上力。我也有我的理想跟抱負,想做些什么,甚至為你做些什么……”

  “你只要愛我、留在我身邊就好了,我別無所求,不需要你為我做什么?!彼謀砬橐娣⒛?,眉頭深鎖,眸中更隱隱可見怒火。

  “我愛你、深愛著你,所以就算沒有留在你身邊、沒在你的視線范圍內工作,我也依然愛你啊。為什么不讓我勇敢去追尋夢想,試試看我是否能有其他可能?”她泫然欲泣地說。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