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15頁     陽光晴子
  第6章(2)

 ?。?br />
  楚震在擁著言恩?;氐驕蘋岷?,已是演講座談的時間.他不得不先上臺言簡意賅的做了下股市分析,才由旗下的分析師接續策略報告。并麻煩梁力仁接手酒會后半場的控管及招待后,他決定自己先帶著她回到臺北喜悅假日酒店休息。

  “其實我真的沒事了,可以一起待到酒會結束的?!?br />
  “就當讓我安心吧,你不知道,當剛剛我又找不到你時,有多害怕五年前七夕的事會再重演??!”一開口看到她臉色微變,他馬上就知道自己說錯話,倏地止住話語。

  “五年前……其實你要找的是另一個女孩吧,只是一個跟我長得很像的女孩,并不是我?!毖遠饗J宰偶煩魴θ?,可惜失敗了,她的唇辦因隱忍著淚意而微微顫抖。

  他搖頭,“我心里知道,那個女孩根本就是你——”

  “我想回家了?!彼蚨纖幕?,不想聽下去。她之所以多年來不敢、也不想坦承愛他,為的就是這個解不開的心結啊。

  她根本早就對他心動了,然而,他當初所說的有關他和“她”的每一件事,她都毫無印象,也沒有任何證據,她懷疑他后來追求自己只是將她當成某人的替身,她不愿意這樣。

  “對不起?!彼鈾硨蟊ё∷?,知道再談無益,“好,不說‘她’了,你就當我又瘋了一次,好不好?”

  奸嗎?她反問自己。心愛的男人心里永遠住著另一個“她”?不,當然不好,她甚至覺得就連簡盈吟初見她時,說的那句——“她就是你曾說過的,一直讓你放在心里最深處的女人?”那個女人指的也不是她言恩希,而是另一個“她”。

  可矛盾的是,這五年來他對她的呵護疼惜不是造假,說自己是替身,但他的眼始終只注視她,也不像透過她想著任何人……她真的被搞糊涂了,如果他沒有瘋,難不成……她真的就是“她”?

  這怎么可能?太光怪陸離了!

  了解這個心結不能永遠存在,她深吸口氣,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在七夕隔天,你瘋了似的要找的妻子呢?她是誰?”

  那是你!楚震知道自己再怎么說她也不會相信,他只能無言。

  言恩希神情黯然,“那一年,你緊追著我不放,一再告訴他人你早已結婚,而我是你的妻子……你那么生氣、那么執著,我相信了你是真的愛著你妻子——不管有沒有這個人,或者我究竟是不是她……”

  她突然說不下去了,因為他愛她雖然看似全心全意,但她總擔心他心里還藏著另一個人。

  楚震望著她,第一次聽她說這么多,終于明白她遲遲無法把心交給他的原因。

  可恨的是,他完全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那一段平空消失的歲月,他跟她曾經共度的美好日子,全世界彷佛只剩他記得了,教他百口難辯。

  他無話可說了,是因為心里真有另一個“她”嗎?她低頭忍住淚水,不讓眼里的悲傷被他瞧見,“我真的有點累了,先放開我吧?!?br />
  感覺到她又把心墻筑起來,他真的不想放手。

  但由于是自己無意間重提舊事,破壞了他們近日的感情進展,他也只能無奈的放開她。

  她退離他的懷抱后,兩人坐在沙發上,一時竟相對無言,氣氛變得有些凝結。

  受不了這么滯悶的氛圍,她只好隨意找個話題,“你認識簡盈吟的父親?”

  “嗯。認真說來,她也是一個可憐人?!背鸕閫坊卮?。

  原來,簡盈吟跟父親并不親,一來因為她是私生女,二來則因母親善妒,所以她父親在給了她母親一大筆錢后,就把她帶回日本,母親也不知去向。

  她父親在物質上沒有虧待她,卻從不關心她,為此她闖了很多禍,只為贏得父親的關注,誰曉得最后她父親受不了,又把她丟回臺灣,只找了幾個手下陪著她、?;に?。說穿了,就是讓她自生自滅,遠離他的視線。

  她的私生活雖亂,所幸天生聰穎,畢業后得以在國際的品牌公司獲得重用,只是父親仍然對她這女兒不聞不問。這一點,一直讓她很在乎。

  “聽起來……你跟她父親關系很好?”言恩希接著問。她其實沒那么好奇簡盈吟的事,只是討厭這股快要將人淹沒的寂靜氣氛。

  “對,我們在一個生意場合上一見如故,成了忘年之交,他不但把我當成干兒子,還將一半以上的資金匯給我操盤,相當支持我也關心我。每回來臺灣,他肯定

  會找我,但卻對女兒連通電話也沒有……”

  話題結束,兩人又無言,四周再次跌入凝滯的氣氛中。

  言恩希靜默了。心里的疙瘩一日不消,她能否逼自己遺忘、與他共度一生?

 ?。?br />
  自從那次酒會后,言恩希跟楚震之間就不太對勁,身邊的人都察覺到了。

  員工休息室里,小朱看著悶悶不樂的好友問:“恩希,那個虎姑婆都提前退房走人了,你還在悶什么?”

  言恩希聞言苦笑。是啊,酒會隔天簡盈吟就辦理退房了,這應該是好事一樁,無奈她跟楚震之間像多了道無形的墻,令她有如回到最初一樣,因為愛而怕受傷,不敢再跟他有太多親密接觸。就連兩人單獨待在套房時,她也感到極不自在,像只困獸。

  小朱托著下巴又問:“你最近神經究竟是太細還是太粗?你不覺得周遭同仁對我們的態度怪怪的嗎?好像太尊敬……又不敢靠近?莫非很多人知道了你準總裁夫人的身分?”

  “不會的,可能我們仍是新進人員,大家不熟吧?!毖遠饗K嬋諢卮?,所有心思還是放在楚震的事情上。

  “那么這里的男員工跟男上司太自制了,竟然沒人來追你?更奇怪的是,你明明一臉隨和,怎么連女員工也不跟我們親近?”小朱又問,但好友的心思已飄走。

  她想到這幾天楚震到家里見她爸媽,還帶了些補品當伴手禮,又說要帶大家去礁溪度假,說入秋了天氣轉涼,泡溫泉正好,可是她爸媽不想當他們的電燈泡,要兩人去就好,她卻興趣缺缺,甚至打從心里排斥,不想跟他單獨出游……

  “恩希,你最近很悶耶,我聽力仁說,楚震好不容易排除萬難安排三天假要陪你去玩,結果你還猶豫了。是怎樣?那天在酒會到底發生什么事?”小朱很苦惱。

  要不是力仁難得請她幫忙套話,她也不必天南地北的找話題。

  楚震在公司成了個悶葫蘆,除了公事什么也不想談,身為好友,力仁關心又擔心,才想拜托她來采探口風,結果,恩希也一樣是個悶葫蘆。

  “沒什么事,我去忙了?!?br />
  離開員工休息室后,言恩希再度回到楚震的套房門口,可站在門口時,她卻猶豫了,有點不想進去。

  但這是她的工作,做一天和尚就該敲一天鐘,于是她敲了敲門,再刷了晶片卡進去。一切都跟以往一樣,只是走進套房后,她發現在里面的人竟變成了力仁。

  “我來請楚震到公司處理一些較棘手的客戶案?!繃毫θ式饈妥約撼魷衷詿說腦?。

  “那用手機聯絡就行了,你是特意來找我的吧?”她苦笑。

  “難怪這么多年,他一直那么執著的只要你?!彼奚退拇廈??!拔揖吞裘髁慫蛋?,我希望你能跟他一起去玩。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幾年,除了你的事能讓他暫時歇下腳步外,他根本不讓自己休息,是個百分之百的工作狂人?!?br />
  “工作狂人?”

  “是,為了因應歐洲股災的投資策略,他曾一天睡下到三小時召開馬拉松視訊會議,他是個鐵人,卻只有兩個弱點,一個是你,另一個……”

  “他絕不能碰酒?!毖遠饗=酉祿?。

  這是楚震親口跟她說的,她原本不信,但在一次晚餐時,她故意要他干一杯,沒想到他真的一下子就醉了。

  梁力仁微微一笑,“沒錯,別人拚酒拚得再兇也沒醉,他卻是一杯就倒。這個秘密大概只有你跟我們幾個摯友知情,對外,他則成功地給人自己工作時‘滴酒不沾’的態度和印象,為的是不讓酒精影響自己的判斷力?!?br />
  這點她知道,他的貫徹力很驚人,即使是不工作的日子他也不喝酒?;舊?,他好像只有身體休息,腦子總是還在工作,這也令她很心疼。

  “其實,他做得很好,我們都看到了,但他一直像個拚命三郎,不讓自己喘口氣,你知道原因嗎?”梁力仁反問她。

  言恩希立即明白他的弦外之音,她輕咬著下唇問:“你認為原因在我?”

  “是。我認為因為你不夠愛他,所以,大多數他不能追著你的時間,只好靠工作來填滿?!?br />
  她低頭不語。

  “他曾跟我說過,他的心中已被你印下烙印,這一世絕不會讓你從他的身邊離開……他如此執著的在愛你,你一點都不感動嗎?”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