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陽光晴子 > 最后一秒的禮物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11頁     陽光晴子
  “我真的要上班了,我、我會試著讓其他人去服務簡小姐。你應該很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倍掄餳婦浠?,她趕緊推開安全門走人。

  她關心他?楚震臉上露出微笑,知道她的心已慢慢朝他靠攏,雖然距離要她坦白心意還有一小段的路程要走,但他不介意。他已經等了這么久,也目睹了她的成長與蛻變,他相信,她交出一顆心的日子已是指日可侍。

  不過……冒出一個簡盈吟,他不認為這女人會讓恩希在飯店的日子好過,看來他也得有所動作才行了。

  第5章(1)

  “要我馬上接任1212豪華套房房客的飯店管家?”

  今日,言恩希一早上班便馬上被杜經理召見賦予重任,表情卻是有些呆怔。

  “雖然時間上來不及,但也只能讓你硬著頭皮上了?!倍啪砘踴郵?,要她去忙。

  正式培訓都還沒開始,跨單位、跨館的輪調支援及臨場反應受訓更甭提,最后幾堂課最好也得參與相關講師做的在職訓練,可這些言恩希啥都沒做,他上司的頂頭上司便突然交代且指定要她去服務,并且還不能向她泄露半個字,就連1210客房日后若對她有客訴,也不能對她說,一定要壓下來。

  杜經理不解的搖頭。這情況真的很奇怪,言恩希該不會有什么強力的靠山吧?

  想了一大串,他卻發現她還杵著不動,“還不走?”

  “可是……房客資料呢?”她在等這個呀。

  “你就先上樓去吧,客人在找人了,柜臺會把資料送上去給你的?!?br />
  “呃……是?!?br />
  言恩希點頭,心中仍有疑惑。怎么看來應該是很有制度的度假飯店,在人事管理上卻有些隨便?萬一她沒做好,不知會不會影響到成績考核后的續聘問題……

  不對,飯店管家就是得專業的滿足客人一切需求,她該想的是如何做好這個工作,讓客人感到賓至如歸才對。

  雖然緊張,但她仍興奮的拿著杜經理交給她的晶片鑰匙,再次搭電梯來到十二樓。出了電梯后,她直覺看向簡盈吟的房間,就她所知,房務部已派人打掃過,不過簡盈吟并沒有退房,甚至還加碼要再多住半個月。

  是因為楚震嗎?她想。

  那個男人也是怪咖,老是突然出現又匆地不見,兩人訂婚后他也沒改變,三天前無預警現身在飯店后,接著就又不見人。

  但……為什么她開始想念起他了?難道真如小朱所說的,她已不自覺變得在乎他、擔心他、害怕這幾天簡盈吟去纏著他?

  言恩希搖搖頭。真是的,還是專心工作吧!早知道就別長舌將簡盈吟的事跟小朱說,害得小朱的這些話逐漸在她心里發酵。

  她深吸一口氣,舉手敲了1212套房房門,但里面沒回應。她再按門鈐,也沒人應答;試著喊叫幾聲,還是沒人理會……不會發生什么事了吧?

  心一急,她連忙用晶片鑰匙卡刷過電腦鎖,開門進去。

  映入眼中的,是一個三百六十度可旋轉的超大電視,偌大清雅的室內,有張同樣吸睛的超大尺寸床鋪,再進去是衣帽問、浴室。走出來,臥室的另一邊還有個不大不小的玻璃隔問,就像是個小型辦公室,電腦、書桌、傳真機、電話、文具一應俱全,而落地窗簾外,則是房客獨享的小陽臺,可以在夜晚悠閑的欣賞享受臺北夜景。

  淋浴間傳來沖澡的水聲,她要服務的房客顯然正在沐浴,難怪沒有聽到她剛剛一連串的聲音。

  言恩希蹙起眉。忽然想到自己不請而入,萬一客人出來看到她,豈不是會嚇了一跳?

  念頭才剛閃過,浴室門就突地被打開,里面的熱氣隨之沖出來,她急忙退到客廳。

  在聽到腳步聲后,她連忙鞠躬行禮,“您好,我是您指定的飯店管——”挺直腰桿,“家”字就這么卡在她的喉頭出不去了。

  她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著眼前僅在腰間系著條浴巾的楚震。

  “你好,我是你的客人楚震?!彼Φ?。

  在她驚愕時,他拉著她到沙發上坐下來,還仗著身材上的優勢輕易將她困在沙發與自己的手臂間,開心地看著她紅通通的臉孔。

  他一直沒有告訴她,她穿著飯店員工灰白色制服的樣子,三件式背心加套裝,胸口還別著燙金的名牌,看來既優雅專業又吸引人。

  “你穿這樣真的很好看?!彼?。

  “但你真的不用……靠這么近?!?br />
  他真的靠太近了,唇離她的臉就差那么一、兩公分,身上有著沐浴后的誘人香味,結實的古銅色胸肌距她也不遠,全身上下又只有一件浴巾……她真的比他還害怕,萬一浴巾下小心掉了怎么辦?

  他魅惑一笑,“訂婚宴上我吻你時,我們靠得更近?!?br />
  她眨了眨眼,臉兒更紅了,直覺這個話題太危險。那個吻只稱得上蜻蜓點水,因為當時她嚇得往后一縮,結果這個代表甜蜜的誓約之吻就這么讓她給結束了。

  要問感覺的話,她驚嚇多一點,其余倒真的沒有。

  “你怎么住進來了?我在工作?!彼罅搜垌?,生氣又莫可奈何,只能試著讓自己更往椅背退,目光定在他的下巴以上。

  他卻很壞心的更傾身向前,“我也是來工作的?!?br />
  她一愣,結結巴巴的問:“為、為什么?”

  他結實勻稱的胸肌又刻意朝她欺近一公分,“我的辦公室在整修,因為那層樓水管破了,得重新裝潢?!彼齷訝齙昧巢緩炱淮芩晨?,功力能如此高深,全是拜她之賜。

  “那你的住處呢?”這她沒懷疑,倒是另有疑問。

  “為了好好迎接你這女主人,我早已請人在這個月過去重新裝潢,只是……”

  他煞有其事的輕嘆一聲,“原本想待在辦公室的小套房熬過這段時間的,沒想到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br />
  他真的好有心,她無法不感動,可心中也有忐忑,“我以為,我們說好了婚期由我訂?”

  “沒錯,但是我已等得太久,不希望你要嫁我時,房子才要開始裝潢,我一刻都不想等待了?!?br />
  “是你指定要我當管家的?”她又問。

  “不好嗎?這樣要開房間很簡單?!彼嫘Φ牡?。

  “一點都不好笑,我是很認真在工作的?!彼嫻撓兄直凰慵頻母芯?,臺北的飯店何其多,他干么偏要住到這里來?

  “你先預習怎么照顧自己的丈夫,不好嗎?”見她慍怒,他的神情也跟著正經起來。

  “不好,我會被說成公私不分,然后也許有搞不清楚我們關系的人,還會說我趁工作之便釣金龜婿?!?br />
  他神情一變,“誰敢嚼舌根我就客訴,不過,更簡單的方法是你把訂婚戒指戴上,大聲宣布我就是你的未婚夫?!?br />
  唉,這個男人在某一方面確實很幼稚。她搖頭,“戴著一顆像鴿子蛋的鉆戒能做事嗎?”但一說完,她念頭馬上一轉,也許她是該戴著——

  簡盈吟很有威脅性,而且看那天的反應,那女人不認識她,好像也不知道楚震已經和她訂婚的事……

  呋!她是怎么了?突然好不安心,莫名的?;饈凍魷幀??他們兩間套房正好面對面耶?

  叮咚!門鈴聲倏地響起。

  “開門,言恩希,我知道你在里面?!泵磐獯醇蠐魅銎玫慕腥律?。

  言恩希眨了眨眼。有沒有搞錯?說人人到?

  她直覺看向楚震,他搖頭,示意她不必開門??稍僭趺此?,她身上穿著的是飯店員工的制服,怎么可以對客人置之不理?

  于是,她還是走過去開了門,楚震則抿緊唇,走到她身后。

  門一開,簡盈吟沒料到楚震竟然也在里面,還穿得那么清涼,她頓時嫉妒又輕蔑的說:“原來這就是這家飯店的水準——員工跟客人直接開房間?”

  “請你不要出言污辱人?!毖遠饗A成材芽戳?。

  相較之下,身上僅有一條浴巾的楚震,態度就顯得冷漠許多,“這是我的房間,有事嗎?”

  簡盈吟深深吸了一口長氣,不甘地瞪著他,“我指定言恩希當管家,可柜臺說她已經讓人指定了,沒想到……動作比我更快的人會是你!”

  這女人指定她?言恩希光看她怒氣沖沖的兇婆娘樣,心里就暗念阿彌陀佛,直呼好險。

  并非她沒有挑戰“奧客”的勇氣,而是光看對方一副想將她拆吃入腹的表情,她還沒笨到把自己送上供桌。

  “恩希是社會新鮮人,我想有她深愛的男人在旁邊,她肯定會愈做愈好,我也能適時的給她建議?!背鶿檔?,神情冷、口氣更冷。

  “只是如此?”簡盈吟見他面容沉了下來,改弦易轍,突然笑咪咪道:“不會是那日見到我在這里撒野,想到我的身世背景,怕我會‘特別照顧她一下’,才干脆近距離?;ぐ??”

  楚震挑起眉。她的確比單純的恩?;姑羧?。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双色球开奖20期开奖现场 Z